作者:李应昌
  【摘要】随着教育信息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对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提出新的挑战。本文在分析三种典型“智慧教室”所常用教学模式基础上,实践多元智力档案袋在不同的教学模式中的应用。
  【关键词】智慧教室 教学模式 档案袋 综合素质评价
  【基金项目】本文系广东省教育科研“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研究教育科研重点项目(“多元智力档案袋评价法在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中的实践研究”,课题批准号2016ZQJK019)资助和东莞市“慧教育”专题研究(“基于‘智慧教室’的小学课堂教学策略研究” ,项目编号DGHJY18019)资助。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34-0036-02
  一、引言
  多元智力档案袋评价法是我校基于多元智力理论设计的学生档案袋对学生综合素质实施评价的方法。“智慧教室”是一种能优化教学内容呈现、便利学习资源获取、促进课堂交互开展,具有情境感知和环境管理功能的新型教室。[1]随着教育信息化进程不断推进,我校从2017年初为每位学生和教师配备平板电脑以打造适合个性化学习的“智慧教室”,这也对课堂评价方法提出了新的要求。
  二、“智慧教室”环境下的教学模式
  北师大黄荣怀教授根据智慧教室的智慧性所体现的五个方面:内容呈现、环境管理、资源获取、及时互动和情境感知,总结出“高清晰”、“深体验”和“强交互”三种典型“智慧教室”。“高清晰”型“智慧教室”应用于“传递—接受”教学模式,“传递—接受”教学模式是指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主要通过口授、板书、演示,学生则主要通过耳听、眼看、手记来完成知识与技能传授,从而达到教学目标要求的一种教学模式。[2] “深体验”型“智慧教室”应用于“探究性”教学模式,该模式是指在教学过程中,学生在教师指导下,通过以“自主、探究、合作”为特征的学习方式对当前教学内容中的主要知识点进行自主学习、深入探究并进行小组合作交流,从而较好地达到课程标准中关于认知目标与情感目标要求的一种教学模式。[3] “强交互”型“智慧教室”应用于“协作学习”教学模式。协作学习学生以小组形式参与、为达到共同的学习目标、在一定的激励机制下最大化个人和他人习得成果,而合作互助的一切相关行为。[4]
  三、基于“智慧教室”环境下教学模式实施综合素质评价的策略
  我校适合个性化学习的“智慧教室”可以满足上述三种典型的“智慧教室”的物理环境,因此在教学中教师可依据教学实际在不同的教学模式中切换。实施不同的教学模式对培养学生的能力是不同的,因此评价的方法和侧重点也会有相应的变化。
  “传递—接受”式教学模式的产生背景和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奥苏贝尔提出的有意义接受学习理论。奥苏贝尔认为,学生的学习主要是接受学习,但这种接受学习应该是有意义的,而不是机械的。在“高清晰”型“智慧教室”教学中,以师生的对话为主,学生手上的平板主要作为显示和反馈工具,让学生能够看清教师所要呈现的内容和对教师所发出的问题进行反馈。这时评价的主体是任课教师,在讲解和提問时对学生学科能力比较突出时进行个别评价。这时,可通过“班级优化大师”当场对学生的相应素质能力项进行加分和记下评语,在课后将加分情况、评语总打印放进学生的档案袋。
  2001年实施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提出要促进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更加主动地、富有个性地学习,倡导以“自主、探究、合作”为特征的学习方式,“探究性”教学模式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和发展。在“深体验”型“智慧教室”教学中,学生在教师的主导下利用平板和提供的资源进行自主探究学习,从而培养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探究活动前,教师会派发自主探究学习稿,讲解流程和注意事项;探究过程中教师要关注学生的探究进度,最后对探究结果进行总结。在此过程中,通过教师点评和学生自评实现对学生的能力评价。教师通过网络所记录学生自主探究情况(个人空间所搜集的资源、互动系统答题的质量等)、学生探究稿和探究学习的态度对表现较好的学生在进行当场评价。课后,教师把有进步和表现好学生的探究稿、教师评价表、学生自评表收入档案袋中。
  “协助学习”是“探究性”教学模式发展来的教学模式,主要是组织学生以讨论形式开展小组内的协作与交流,培养学生能力的同时注意学生与他人协作与交际能力的培养。“协助学习”中对学生的评价重点是学生活动参与积极性、分配任务完成度和完成质量等。在此过程中,设计人手一张评价表,评价表有组员的自评、互评、小组长评和教师点评,教师根据互动系统对小组进行评价,并将表现最好的小组和当中人员表现进行截图放入学生电子档案袋里。
  参考文献:
  [1]黄荣怀,胡永斌,杨俊锋,肖广德.智慧教室的概念及特征[J].开放教育研究,2012(02):22-27.
  [2]何克抗,吴娟.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教学模式研究之二——“传递—接受”教学模式[J].现代教育技术,2008(08):8-13.
  [3]何克抗,吴娟.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教学模式研究之三——“探究性”教学模式[J].现代教育技术,2008(09):5-10.
  [4]黄怀荣.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理论与方法[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3.

上一篇:《海洋学概论》留学生课程建设及课程的中国化
下一篇:德国代根多夫应用技术大学的办学特色及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