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民族教育中的习俗与传统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24  点击量:

作者:饶满萍 檀钊
  【摘要】与国家继承法律调整全国范围内继承行为相比,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所赖以产生的社会背景、文化传统理念、规范的目的以及执行实施等方面均有差异,作为两种类型不同的社会规范,二者的冲突是必定存在的。妥善协调继承习惯法与国家制定法之间的冲突,必须在尊重历史,正视现实,维护国家法制统一的前提下,积极探索遗产继承的自治变通立法和司法变通,最重要的是要采取强化民族教育中的习俗与传统教育的途径。
  【关键词】习俗与传统教育 遗产继承习惯法 国家法律 冲突
  【基金项目】广西高校中青年教师基础能力提升项目(KY2016YB753)。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34-0016-02
  我国历史上统治阶层都很关注并重视少数民族习惯法,都能在坚持国家法度统一的前提下,承认民族习惯法或有条件地赋予民族习惯法以法律效力,这些做法对今天我们探讨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的冲突及协调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作为一种民族传统文化现象,少数民族地区的遗产继承习惯在各少数民族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漫长的变革,尽管在法治背景下,习惯法的作用开始呈现一定程度上的弱减,但在少数民族地区,习惯法在很多场合和情形下仍然起着替代甚至超越国家法律的作用。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均具有一定的特殊习俗与传统文化,习惯法在少数民族地区发挥作用现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律冲突。习惯法与国家法律之间存在冲突是一种现实,尊重事实,我们需要通过国家立法与民族区域自治地区自治立法结合的方式,妥善地协调并尽最大努力解决这种冲突。
  一、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的冲突
  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的冲突主要表现在二者之间相关规范的不一致甚至对立上。这些不一致或对立既有实体上的,也有程序上的。
  (一)实体上的冲突
  实体上的冲突首先体现为继承保护利益冲突。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重视并保护的是家庭、家族甚至是村寨集体的利益,个人利益的保护次之。而国家法律以平等保护继承人的继承权为基本原则,只有在特殊情况下,集体等组织才可以接受被继承人的遗产。
  男女继承权的冲突也是实体冲突的主要表现。少数民族大多数秉持男子独享继承权之传统,只有极少的少数民族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并辅以严苛的条件,才承认女性有部分继承权。这一点与现代社会男女平等的理念和法律原则极不协调。
  实体上的冲突还表现在继承制度方面。代位继承、转继承、遗嘱制度以及遗产处理的规则等等方面都明显体现出民族习惯法与国家制定法之间的差异,尤其是二者之间对立性的规则更是实体冲突的典型例证。
  (二)程序上的冲突
  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的冲突还表现在纠纷的处理与执行程序上。由于继承习惯法的适用范围特定,也很特殊,一般都缺乏专门的处理(审理)结构和程序,即便有一些传统的程序,那也是极为简易和宽泛的,家族头人和长老会等机构决断着遗产继承纠纷,有时甚至借助神明等虚无的力量进行裁判,纠纷处理的公平性和合理性均难以保障。而在我国继承法背景下,继承法是解决继承纠纷的基本实体法依据,公民解决遗产继承纠纷有着较为完善的民事诉讼程序,通过司法途径,藉由国家的力量,遗产纠纷的解决一般都能确保合法和公平。
  程序上的冲突还有一个特别的表现。在少数地区,部分少数民族的民众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遗产继承纠纷,在人民法院判决作出后,认为判决与己不利,他们没有继续选择上诉或申诉,而是转而在族内寻求习惯法的救济。这种做法极大地损害了国家法律的威严。
  当然,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一致性。最典型的表现是少数民族遗产继承习惯法中所不容或禁绝的部分做法也是国家法律所禁止的,习惯法中倡导和鼓励的某些行为也是受国家法律所认可和保护的。例如继承习惯法中的尊老育幼的传统与我们继承法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
  二、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冲突的协调
  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冲突在现实上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在理论上也是一个颇为复杂的问题。处理不慎,极有可能使沖突升级,进而引发范围更为广泛的冲突。因此必须本着利于国家统一,利于各民族团结、利于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原则,审慎、积极地协调二者的冲突,并认真地采取切实、高效的协调举措。
  (一)立法与司法途径
  尊重历史和正视现实要求我们必须尊重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遗产继承习惯法的形成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条件,不可能通过强制性的手段粗暴地使其统一。协调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冲突只能在求同存异的前提下,循序渐进地改变习惯法之不足,引导习惯法与制定法逐步靠拢,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
  在少数民族地区探索遗产继承的自治变通立法。我国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是可以妥适协调并且良性互动,二者的整合是完全可行的。对部分尚不具备以国家统一立法取代民族习惯法的地区和领域,从稳定和尊重民族传统角度考虑,暂时保留习惯法,但应当积极探索自治变通立法,同时积极探索司法变通。在解决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问题时,根据相关少数民族地区的历史传统和实际情况,坚持公平公正处理纠纷。在具体案件中,将国家法律与少数民族习惯法结合起来考虑,适当参照少数民族的习惯法。在处理这类遗产问题时,不能僵化地一律以国家法律为依据,尤其是在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居住区域较为闭塞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更应当考虑参照当地的习惯法。
  (二)民族教育的途径
  在民族教育中强化民族习俗与传统教育,减少或协调少数民族地区遗产继承习惯法与国家法律的冲突。
  1.丰富民族习俗与传统教育的载体

上一篇:中西孝观念之比较
下一篇:大数据时代下图书馆服务创新的内容及其措施探究